目录

关于牛宝体育 牛宝体育_牛宝体育官网 牛宝体育_牛宝体育官网 牛宝体育 > 航培中心

航培中心

关于牛宝体育
会籍服务
牛宝体育官网服务
联系牛宝体育
  • 牛宝体育
    地址:

    牛宝体育深圳市龙华区大浪街道新桥塘工业区二路28号

  • 牛宝体育
    电话:

  • 牛宝体育
    传真:

  • 牛宝体育
    邮箱:

大疫年怎么过?Valve、暴雪、Riot“电竞御三家”态度比一比

2021-10-31 18:37 来源:http://dede.com 浏览数:

Riot Games在今年武汉肺炎疫情中表现极为亮眼。   图:翻摄自推特

武汉肺炎自2019年12月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北省武汉市爆发以来,2020年所有的电竞项目都遭受了影响,尤其在三月欧美开始大规模出现疫情后,大量大小赛事被迫停办。另一方面,作为全球电竞游戏有数的领导品牌,Riot Games、暴雪、Valve等所谓“御三家”公司在今年面对疫情所展现出来相异的电竞营运策略,也产生了不同的结果。《新头壳》将在本文分析2020年度三家公司面对疫情挑战做出的因应成效,并试图对2021以及未来发展做出一点展望。

延赛一整年的《DOTA 2》国际邀请赛今年能否成功复赛仍在未定之天。 图:翻摄自推特

Valve:消极应对

Valve主力的电竞产品是旗下的《DOTA 2》与《CS:GO》,两者在欧美市场都拥有巨大人气,其中《DOTA 2》TI国际邀请赛更是年年打破由自己保持的单一电竞赛事最高奖金纪录,2020年度的TI国际邀请赛在勇士令状电竞组合包多卖了27天的情况下,今年度,可见该项目的超高人气。

总计在2020年,《CS:GO》S级赛事就有8场大赛被迫取消或延期,包括年度最大赛事之一ESL One。最终大部分顶级比赛都改以在线赛形式举行地区决赛,整个2020《CS:GO》赛季难以进行。《DOTA 2》部分,2020赛季T1级赛事就有3场取消,T2与T3等级比赛的影响更是不计其数;Valve官方早在五月就在欧洲疫情日趋严重下直接宣布TI国际邀请赛无限期延赛,并到今年一月才宣布比赛将延后到今年八月于斯德哥尔摩复办。但虽然各国今年开始进行疫苗施打工作,但如今欧美疫情仍未减缓,到八月是否真能顺利复赛仍属未知。

延伸阅读:

延伸阅读:

虽然Valve旗下的两个项目都拥有超高人气,然而Valve似乎对于发展官办电竞不感兴趣,其长期将电竞赛事的举办权外包给ESL、BLAST、WePlay等第三方,《DOTA 2》项目仅有TI国际邀请赛会由Valve官方完全主办,其余比赛Valve仅作为赞助方与协办方身分出现而已,《CS:GO》发展将近十年以来更是没有过一个Valve出面组织的一个全球性职业赛季。

曾在2014年拿下《DOTA 2》世界冠军的中国Newbee战队遭Valve官方以假赛为由永久禁赛。 图:翻摄自微博

Valve这种放任自然的方针固然让许多第三方的赛事方得以自然发挥,创造出许多在奖金、赛制、话题性都相当足够的电竞比赛,但整体而言,缺少官方监管力量的V社电竞也始终问题丛生,假赛、外挂、不当签赌等事件不断发生,中小型战队在缺少制度保护下更是难以生存,尤其在武汉肺炎疫情冲击之下这些问题被更加暴露出来。去年五月前世界冠军Newbee因为参与假赛遭到官方永久禁赛,令人唏嘘之余也让官方备感脸上无光,且包括C9、CR4ZY、NiP、Keen Gaming、Chaos Esports Club等曾参加过国际邀请赛的队伍都已纷纷解散。

延伸阅读:

Valve一贯被动经营电竞的态度,固然让其公司本身在疫情下的冲击较小,然而战队经营者在缺少官方制度保护下也难以说服投资者在风险下持续持有V社项目的队伍,只要一有稍大的风险就可能被放弃,对V社电竞的长远发展有不良影响。

OWL在武汉肺炎疫情中伤亡惨重,未来能否重返荣景有待观察。 图:暴雪娱乐提供

暴雪:自乱阵脚

暴雪娱乐作为电竞业界的启蒙者,其《星际争霸》、《魔兽争霸》等项目可说是如今现代电竞产业的先驱,说21世纪以来的头个十年中,电竞几乎都是暴雪游戏的天下也不为过。但在近年暴雪业务逐渐转型,暴雪原本引以为傲且吸引大量人气的电竞项目却似乎陷入困境,多次的决策成果并不如人意,近年更将电竞龙头的位置拱手让给了Riot Games。但靠著《斗阵特攻》、《炉石战记》、《星际争霸II》等多个电竞IP的好表现,依然能够维持住大股份额,与其他两家分庭抗礼。

2020年初,动视暴雪做出了重大决策,将旗下《斗阵特攻》、《决胜时刻》、《炉石战记》3个项目的转播权以据传3年1.6亿美元转卖给Youtube,其中以近两年推行特许经营化成功的《斗阵特攻》OWL、《决胜时刻》CDL为主,至于《炉石战记》大师系列赛则以配菜方式半买半相送。至于《星际争霸II》项目早在去年年初已经将赛事主办权卖给ESL,因此本文在此不表。

延伸阅读:

《斗阵特攻》OWL有20支队伍、《决胜时刻》CDL则有12支队伍参加,两个联盟每队的入盟费用据传约为2千万至2千5百万美元不等,可以说动视暴雪在电竞这块从贩卖联盟经营权以及转播权上已经做到了最大程度的变现,同时自己还保持著联盟经营的弹性。

除了商业操作外,动视暴雪也在2020年前就提出今年要加入主客场赛制、线下活动等一系列利多,要用传统体育联盟的经营方式把CDL与OWL经营得热闹有趣,但这些规划在武汉肺炎疫情的重击下全部告吹。无法举办线下比赛对各队的影响十分巨大,特许经营之中的一大收入来源就是赞助商的投入,而在只能举办在线赛的情况下,严重影响了赞助商的投入意愿。

2019年OWL常规赛MVP Sinatraa不到一年内就转投《特战英豪》项目,正显示了《斗阵特攻》2020年遭遇的巨大冲击。 图:暴雪娱乐/提供

而另一项更大的危机,则来自于竞品品牌Riot Games推出的《特战英豪》。作为同样拥有技能系统,却更为吃重个人枪法等基本功的FPS游戏,比起《斗阵特攻》经过长年平衡改动以及加入222选路系统、甚至是每周英雄池选角等团队化限制,许多OWL选手视《特战英豪》为更具个人表现空间与游戏乐趣的选择。2020年大批OWL选手转投《特战英豪》,甚至,极大伤害了OWL的观赏性与话题性。而疫情更让不少队伍与选手之间出现管理问题,2019赛季亚军温哥华泰坦开季后不久就因与南朝鲜RA队员出现严重隔阂,最终只能宣布与全体选手解约。

延伸阅读:

面对季前规划破产以及选手流失等危机,OWL最终将赛制改成分区分阶段进行勉强打完了赛季,暴雪也给予了各队某种程度上的纾困金援支持。但在没有时间重新介绍并深化聚焦赛事重点的情况下,OWL观赛成绩最终还是遭受了不小的下滑。而各队为了缩减开支,,在缺少次级联赛支撑的情况下,无形中又流失了一批重要的潜力《斗阵特攻》人才。

延伸阅读:

延伸阅读:

《炉石战记》电竞转型大师系列赛后成绩持续探底。 图:翻摄自twitch

另一方面,暴雪在2019年就将《炉石战记》电竞改制为在线赛为主的“大师系列赛”则持续未能重振成绩,即使大师系列赛本来就以在线赛为主,理论上应该要是被疫情影响最小的比赛,但2020年大师职业赛世界总决赛的成绩除了最高观众数外,其余数据都连续第二年下滑,甚至比起末代HCT世界冠军赛收视成绩的腰斩再腰斩后仍不如。

延伸阅读:

暴雪电竞项目在2020年的表现相当惨澹,这其中固然疫情的影响是一大原因,然而OWL整年度的混乱也难以单纯用疫情就能一笔带过。暴雪在2020年初忙著转卖转播权、规划线下活动之余,在游戏内却引进了“222”、“每周Ban角角色池”等争议性限制,导致选手在竞品《特战英豪》一出后便大举跳槽,这其中显示的正是选手对官方忽视他们对游戏回馈的不满。在《斗阵特攻》OWL大败、《炉石战记》持续探底下,暴雪电竞的价值如今来到了新低点,来年疫情趋缓后能否再重返荣耀,将是暴雪必须调整的重要课题。

《英雄联盟》电竞创下佳绩。 图:翻摄自LoL eSports Photo flickr

Riot Games:浴火重生

作为近十年全球最火热的网络竞技游戏,《英雄联盟》已在不少人心中与“电竞”画上等号,背后的Riot Games自然功不可没。Riot Games可说是对电竞最为热衷的游戏公司之一,它不像Valve只将电竞作为游戏额外的附加价值与话题焦点,也不像暴雪始终渴望将赛事主导权大权在握,这让它走出了一条全新的发展途径。

在发展9年之后,2020年初的《英雄联盟》电竞的确已经成为当今全球所有电竞项目的王者,S9世界大赛在巴黎创下每分钟平均观众数2,180万,以及最高4,400万名观众同时收看比赛,总观看时数超过10亿小时的纪录,这个数字堪称空前。然而与此同时,包括GRF战队的“Kanavi奴隶合约”事件、以及天王巨星Faker的兵役问题、LCS赛区实力过弱、外卡赛区仍缺少发展等问题,也垄罩著《英雄联盟》电竞。

延伸阅读:

武汉肺炎侵袭之时,《英雄联盟》电竞也遭受了影响,LPL与LCK都被迫延赛与转为在线赛,而后在疫情蔓延至欧美后LEC与LCS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最终四大赛区都被迫转为在线赛,应该在五月开打的季中邀请赛最终也被迫改为季中杯以及一系列地域性替代活动举办。相较于其他项目,《英雄联盟》电竞可说是相当的“处变不惊”,在疫情初期的震撼过后,《英雄联盟》电竞便开始了长期的在线赛,最终仅在国际赛事略受影响的情况下以在线赛形式打完了所有季赛,相当大程度的保留了完整赛季的话题性,同时也因为各联盟目前仅有个别队伍设有主场,因此大部分队伍都聚集在联盟制作所在城市进行比赛,减低了管理的难度。

今年《英雄联盟》世界大赛成为少数能够开放观众入场观赛的电竞与体育赛事。 图:翻摄自LoL Esports Photo flickr

在有惊无险地打完2020常规赛季后,《英雄联盟》电竞如期在中国上海开始世界大赛赛程,由于此时中国的疫情相比欧美反而更受控制,在官方严格的时程管理、移动管制、防疫泡泡等措施以及中国政府的全力配合下,各赛区选手安然无恙的打完了整个月的赛程,期间完全没有一人出现过健康疑虑。总冠军赛更是今年Riot Games的完美演出,在与中国政府积极合作下最终开放6,312名观众免费抽票线下观赛,,再次证明了《英雄联盟》电竞的超高人气,也让外界看到当地依然有无穷的市场潜力。而LCK代表队DWG以3:1击败地主SN夺冠后,也让2020赛季以“LCK夺回失落两年的世界冠军”画下一个戏剧性的结尾。

延伸阅读:

LCK在2020年完成联盟化。 图:翻摄自LCK

除了展现出无惧疫情的稳健经营态度外,《英雄联盟》电竞2020年还在疫情年内达成另一项成就,那就是把素来实力强、人气也高,但市场规模偏小的LCK正式联盟化。自四月正式宣布将于2021开始特许经营后,LCK官方便展开了长达8个月的审查期,这期间共吸引了南朝鲜国内外共21家企业向官方正式递件。最终2019赛季在LCK出赛的队伍中,只有SP没有通过审查、GRF则是没有提出申请,而由CK队伍DYN抢下LCK第10席特许经营资格。LCK官方除了向各队收取100亿韩元的入盟费用外,还要求各队必须向官方提出5年内如何赚取100亿韩元营收的计划书。

延伸阅读:

联盟化后对各队的影响几乎可说是立竿见影,除了在申请期间内透过收购DYN战队参与联盟化的南朝鲜食品工业龙头企业农心集团外,另外包括SB、BRO、DWG等队也都吸引到了起亚汽车、南朝鲜养乐多公司、KB国民银行等大型企业的冠名赞助。2020赛季由LCK赛区夺得世界冠军更成为LCK联盟的大利多,,LCK新联盟可说拥有了绝佳的起步点。

2019年的Kanavi奴隶合约事件推动LCK制度彻底改革。 图:翻摄JDG微博

组成特许经营也让战队与选手之间的关系更有规范化,由于恰逢2019赛季GRF战队贱卖打野选手Kanavi至LPL的“Kanavi奴隶合约”事件,Riot Games也借此机会与KeSPA等组织合作推出“”、“最低保障薪资”、“”、“”等条文,希望能杜绝未来电竞选手遭遇的不公义。

除了比赛本身外,Riot Games也积极探索电竞在赛事外的可能性,包括LEC独特的主播赛评MV内容产出、LEC的迷因文化等,Riot Games积极拥抱社群,成功创造出一个同中有异的电竞社群,也是人们在疫情中持续愿意收看《英雄联盟》电竞的最重要原因。而Riot Games今年也一口气推出包括《特战英豪》、《符文大地传说》、《英雄联盟:激斗峡谷》等3个新电竞游戏,虽然在2020年这些项目尚未有具规模的官办赛事出现,但它们也让Riot Games持续获得曝光度,并且不断吸引新的粉丝加入Riot Games社群之中,等待未来适当的时机一举爆发。